伊人笑‘梦魅’

叫我b就好www/画渣上路/入坑无数/各种cp都能吃/有待进一步开发w

【原创 百合 小短文】

*是百合百合百合!!!
*神仙姐姐谈恋爱
*文笔不是很好【新人一枚】
*不喜误入

“你明知这样做会伤我心,为何如此?”

“那你为何偏偏要把我禁锢在你身边!你要知我根本不爱你!”

“……是吗。”

“你若真想离开……我答应便是了。”

说罢,那人将神器长戟刺入自己体内,血花溅起,人倒命竭。

也就只有那神器才能了结了她吧。她想。

看着那人倒在她面前,内心五味杂粮,深处的涟漪被硬生生的忽视掉。

意外的,愉悦并没有涌上心头。

她替那人打理完后事便离开了那个【家】。

她自由了。离开那女人的禁锢,她自由了。

她以为她能过的更自由,却发现,她活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一样的起床,一样的吃饭,一样的做自己的事情,一样的打理院子,一样的睡觉。也就是少了个人,少了个替她嘘寒问暖的人,少了个陪她聊聊杂事的人,少了个死缠着她的人,少了个她要照顾的人,少了个关心她的人。

起初,她以为只是那人的影响根深蒂固,只要她回到她喜欢的人的身边她就能回到她还没遇见那人之前的生活。

他等了她快十年了,他完成了他从小的心愿,她们在一起了,就差结婚生子,儿孙满堂。

没过多久,他绝望了,他先提出分手。

他说,她这不是爱,她不爱他。

她平静的看着他,听他讲……

之后,她离开他的仙府,转身踏入凡间寻找那人。

————————我是分割线ᕙ(`▿´)ᕗ————————
二十二世纪

乡村田野,村西有座高山,从高山流下的溪流顺着山脉走进村子里再往东去。

这边的人儿心地好,环境甚好,算得上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两个女孩结伴走在杂草丛中开拓出来的小路上,个子高一些的女孩拉着身边体态虚弱的女孩,眉飞色舞的讲起自己今天干得有趣的事。

“憧华,你说今天又来献殷勤的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来告白呀?看他长得还挺俊的。”

“憧华呀,你说你咋长得这么好看,全班的人都喜欢你,我都好羡慕你有这么好的颜。”

“憧华呀,你身子咋这么虚弱呢?幸好大伙都护着你,伤到了就不好了。”

“憧华呀,你咋没接受上次那女的呢?看的挺养眼的,体育也好,身材也不错。”

“……不急。”她冷淡的说道。

那女孩也不在意她那冷漠的性子,继续自言自语的讲着没完没了的话。

拉着她走的邻居家的女孩——周梓潼突然停下,呆呆的站着。一直被她牵着走低着头的夏憧华这才抬起头,疑惑梓潼怎么停了下来。

随后目光很快的锁定在不远前那个白衣女人的身上。周梓潼像是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木呆呆的看着那美人。

倒是憧华有些看不清那女人的面容,只觉得那人像是仙女下凡。

夏憧华拍了拍周梓潼的肩膀,轻叹了口气。

再次抬头看时那女人已经走的她们面前。

女人轻笑,温柔的看着憧华,开口问到:

“你好,请问,通往你的心该怎么走?”

【戴亚】很短的一篇(是糖)

千阳:

“她不喝酒。”
戴安娜阻下了已经凑到亚可眼前的酒杯,湛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快。
“哎呀,戴安娜小姐这次也要帮您夫人喝酒?”
阿曼达摆出一副贱嗖嗖的脸来,看来她已经喝醉了。
“在你发酒疯之前赶紧回去的比较好,奥尼尔。”
戴安娜不满的皱起眉头,拉着亚可的手臂,转身就走。
“切,还真是令人羡慕。”
阿曼达晕乎乎的撑着旁边的桌子,目送二人离开。
-
“戴安娜……我已经成年了诶。”
亚可气呼呼的冲着戴安娜说道,但是自己亲爱的恋人似乎并不同意。
“酒精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戴安娜说。
“为什么?!”
亚可凑近戴安娜,几乎是要亲上的距离。
戴安娜似乎十分冷淡的轻轻用手推开亚可的脸:“看来你是忘了那天晚上的事了。”
亚可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面颊通红,撇过头去。
“我,我……”
“难道还要我把当天晚上你说的话再复述一遍吗?”
戴安娜略带点痞气的小道。
“你是那个镜子里的戴安娜吗?!”
亚可顾自地跑开了。
但是戴安娜毫不费力的追上了她,并……
抚上亚可的脸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亚可温热的嘴唇。
“你果然是镜子吧?!”
啊……
真是令人羡慕

【戴亚】

٩(*´◒`*)۶赞!!!

月阳:

短篇?存在的
ooc?存在的
短时间产物?烂文笔?对对就是我!【自豪】不】
作为一起挑战的拖更组同盟@律己兼济 
——————————————————————————————
“我与你相识,是在雨天的图书馆。

那时我感到很无聊,就透过图书馆高大而又因雨水变得有些模糊的窗户看风景。然后你猜怎么样?有个带着奇怪又滑稽的面具的家伙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弹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很生气,在一排排书间追赶着他。一定要维护我狂战士的尊严!
他跑到了你阅读书籍的地方,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你靠在窗户边,窗外是全市最美的景区。我看着你,你看着书。我想起了一句话但是用在那时不太适合,所以把它修改后在心里感慨道,‘你在风景前看书,看风景的人却在看你。’
我上前与你搭话,结果被你冷漠的应付了几句。那时真觉得你高傲极了。
透过你身后的窗户,我看到那个人在树后嘲笑着看着我。我在想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他可能是故意把我引过来见你的。



我和你熟悉,是在你丢失了母亲留给你的耳钉。

那天我正要离开商店,没想到又遇到了那个奇怪的人。他带了逗人发笑的眼镜,露出狡猾的笑容抢走了我买好的食物,我觉得他可能是狐狸变的,也可能密谋着什么事情。
为了抢回食物我又追赶他到一座公园,没有找到食物却正巧撞见低头寻找丢失物的你。

我问你丢了什么,你没有回答。我知道你不会说的,生气的准备回家。结果在公园人工湖桥上又遇到了那个怪人。他抱着我的食物,手里拿着一个镶着蓝色宝石的耳钉。我记得那是你的耳钉,它跟你眼睛的颜色相似在你发丝间隐隐约约的闪现光芒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
他丢下食物和耳钉逃掉了,我没有去追赶。谁知道他还想干什么,我把耳钉交给你的时候他就躲在远处的喷泉后观望。

从那天起,我觉得戴安娜.卡文迪许笑起来好看极了,也突然从心底里感谢那个奇怪的家伙了。



我和你相爱,是在差点从此离开。

在快步离开的路上,街上的霓虹灯变得格外的刺眼。我不愿表达出心意,你又要离开我回去继承家族。我与你吵架,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我走掉时,那个屡次让我气急败坏的家伙拦在我面前,这次他什么有趣的装饰也没带,一反常态的严肃的盯着我。我在想他是不是又要抢走我什么东西让我去追你?但是他没有,他低头对我说了几句话。

我可能被他迷惑了,迷惑我去找到你,去牵住你的手,去对你说出喜欢。”





“停,亚可.卡嘉莉小姐。”戴安娜打断了自己身边滔滔不绝的爱人,“睡前故事太长了,已经很晚了。请不要把你当年的骚扰行为归结为别人的引诱。”

“戴安娜不感兴趣嘛!我对洛蒂的文笔很有信心的!”亚可看着戴安娜,鼓着嘴巴道,“我很庆幸当年骚扰你的。”

戴安娜叹了口气,起身亲吻了一下亚可戴着耳钉的耳朵并帮她摘下耳钉放在小盒子里。做完这些,她躺下抱着亚可索性顺着爱人的故事道,“那个奇怪的人叫什么名字?”

亚可愣了愣抱紧了怀里的爱人笑着说,“叫命运吧!”

总觉得我是被什么东西引诱才能找到你的;总觉得凭我自己是找不到这么好的你;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也像是偶然之间。
而帮我发现你 找到你 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大概是名为【命运】吧?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戴亚】妖魔与乐园

www

月阳拖更小王子:

年轻法师戴×恶魔亚
ooc严重警告
脑洞×渣文笔注意
勤更?不存在的【gun】
大长篇?是的
————————————————————————————
1.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像是回归现实的鬼王一样怪异的红色月亮安静的在布满乌云的天空上展示着自己独有的姿态。

乌鸦咬着不知道是从哪位老人家那里偷来的半个假牙飞回了挖在枯树内的巢穴。它探出乌黑的小脑袋仔细地打量着站石子路上也在看着自己的女孩儿。

女孩儿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默默捡起树下掉落的几根羽毛。

戴安娜.卡文迪许。
或许你会好奇,在科技发达的时代是什么让一个女孩离开被科技包裹的盒子来到这片不可思议的土地。别好奇,她不会告诉你的。

诅咒之月的花园,这将是戴安娜此行的真正起点。
诅咒之月是一位恶魔的名号,家族留下的古书让戴安娜很清楚这位恶魔是唯一能自如地带着她在人间和帕瓦迪兰妖魔乐园来回穿梭的存在。
当月亮变成了怪异的红色,在花园中心刻有法阵的地板上,将事先准备好的黑色粉末填入那法阵中。
这是无数渴求在诅咒之月的带领下前往帕瓦迪兰妖魔乐园的人都知道的方法,但是失败让他们明白这些只不过是真正的方法中的步骤罢了。真正的方法只有代代传承魔法的家族才有可能知道。

复杂的准备后,戴安娜取出之前收集到的乌鸦的羽毛插入倒五芒星的五个角,她比谁都清楚,只有从那些墓地里喜欢用人类骸骨的牙齿做假牙的妖精那里偷假牙的乌鸦的羽毛才能作为召唤诅咒之月的钥匙。
整个法阵变成了鲜红色,戴安娜倒吸了一口气,将复杂的咒语熟练的道出,如果现场有一位博学的老法师那他一定会为戴安娜精准的咒语运用献上赞词。咒语的最后,戴安娜轻声念道,“诅咒之月——亚可·卡嘉莉。”

强风将黑色的粉末卷入法阵中心,乌鸦像是迎接她的降临一般蜂拥在法阵的周围。戴安娜听到了阵阵的窃窃私语。

红瞳的少女被锁链束缚在法阵的最中间,看起来十分不高兴。而那不高兴的态度正在戴安娜的预料之内,因为没有一只恶魔被召唤来的时候会有一张好脸。
“你是卡文迪许家的人?”亚可.卡嘉莉似乎更不高兴了,“也对,能叫出我的全名也只有卡文迪许家的人。”
“或许有些冒昧,请带我去帕瓦迪兰妖魔乐园。”戴安娜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用什么跟我交换?”作为恶魔,怎么可能做没好处的事。况且对方可是害自己被锁链束缚的罪魁祸首卡文迪许家的人。一个年轻的法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我要念【所罗门之匙】的咒语了,你不会喜欢那种痛苦的。”戴安娜补充道,“一旦开始中途就不会停止。”
此时的亚可恨不得用力敲自己的脑袋一下,他应该早点想起来这件事的,她一直这么觉得——卡文迪许家的人都是奸商!

在她内心的怒火燃烧到顶之前,锁链的松弛让她回过神来。
戴安娜洁白的手帕擦净了手上的血迹,波澜不惊的蓝色眼瞳盯着亚可稍有诧异的脸,“卡文迪许家的血液可以解开锁链。别误会,只是需要你的帮助。”


此时亚可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卡文迪许家的小奸商了。

贝鲁贝鲁贝:

设定是一点点不良的法拉,经常跟源打篮球,容易炸毛,和安吉拉同龄而且是一起长大的。

( 其他鱼还是有存一点的…等我处理好再喂给大家……)鸽了好久不好意思。

赫利姆法克西:

emmmmmm_(:3」∠❀)_
法拉真的是一看就想和她恋[zuo]爱啊[痴汉脸]
齐格勒我也好想抱在怀里揉啊∂(*´∀`*)